海淀法院一審審結“滴滴打車”被訴商標侵權案
        北京4月1日消息北京海淀法院剛剛發布,日前審結了原告廣州市睿馳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訴被告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一案。法院認定“滴滴打車”的運營單位小桔公司未侵犯睿馳公司對“滴滴(嘀嘀)”文字商標享有的專用權。

        睿馳公司于2012年6月26日申請注冊第11122098號和第11122065號“嘀嘀”文字商標,均于2013年11月14日批準注冊。前者核定服務項目為第38類,包括信息傳送;計算機輔助信息和圖像傳送;電子郵件;電信信息;電子公告牌服務(通訊服務);提供與全球計算機網絡的電訊聯接服務;提供全球計算機網絡用戶接入服務;提供互聯網聊天室;提供數據庫接入服務;數字文件傳送。后者核定服務項目為第35類,包括商業管理和組織咨詢;組織商業或廣告展覽;商業信息;民意測驗;替他人推銷;職業介紹所;商業企業遷移;在計算機檔案中進行數據檢索(替他人);審計;尋找贊助。2012年7月31日,該公司申請注冊第11282313號“滴滴”文字商標,于2014年2月28日批準注冊,核定服務項目為第38類,內容基本同上。

       小桔公司是“滴滴打車”服務的運營方,其服務對象為乘客和司機,服務內容為借助移動互聯網及軟件客戶端,采集乘客的乘車需求和司機可以就近提供服務的相關信息,通過后臺進行處理、選擇、調度和對接,使司乘雙方可以通過手機中的網絡地圖確認對方位置,通過手機電話聯絡,及時完成服務,起到了方便乘客和司機,降低空駛率,提高出租車運營效率的作用。該公司注冊成立于2012年6月6日,公示的軟件上線時間為同年9月9日。最初服務名稱為“嘀嘀打車”,后更名為“滴滴打車”(以下統稱“滴滴”)。

        睿馳公司認為小桔公司提供的“滴滴打車”服務,在提供服務的軟件程序乘客端和司機端界面等處顯著標注“滴滴”字樣,將乘客的信息進行收集,通過網絡傳遞給司機,乘客與司機之間通過聊天確認交易,屬于典型的通訊服務,其還同時涉及替出租車司機推銷、進行商業管理和信息傳遞等性質的服務,與睿馳公司注冊商標核定的服務內容存在重合,侵犯其注冊商標專用權,要求小桔公司停止侵權,將其網站和打車軟件中的“滴滴”字樣刪除,并通過公開媒體消除影響。

       小桔公司答辯稱其沒有單獨使用“滴滴”文字,而是注明“滴滴打車”,并與黃藍色出租車卡通形象圖案組合使用,顯著性較高,與睿馳公司的文字商標區別明顯,已與其公司提供的服務形成緊密聯系,不會與睿馳公司提供的服務產生混淆和誤認。其服務的性質不屬于睿馳公司注冊的兩類服務,而是屬于第39類運輸類服務。其認可作為一款應用程序軟件,“滴滴打車”確實利用了電信和移動互聯網等通訊方式的便利,但任何一個行業的發展都離不開通訊和互聯網,其并非互聯網和電信服務的提供者,而是使用者。此外,其認為睿馳公司不能證明其將商標使用于商標注冊類別指定使用的服務項目。

法院經審理認為:

        首先,從標識本身看,“滴滴打車”服務使用的圖文組合標識將其營業內容“打車”給予明確標注,并配以卡通圖標,具有較強的顯著性,與睿馳公司的文字商標區別明顯。雖然睿馳公司認為上述組合標識中文字“滴滴(嘀嘀)”二字最為顯著,加上其他內容也不足以形成一個新的顯著的標識,仍構成混淆,但文字“滴滴(嘀嘀)”為象聲詞和常用詞,“嘀嘀”形容汽車喇叭的聲音,在日常生活中通常被指代汽車,“滴滴”的發音等同于前者,兩者在小桔公司服務所屬的出租車運營行業作為商標使用的顯著性較低。而小桔公司的圖文標識因其組合使用具有更高的顯著性,且與睿馳公司的文字商標區別明顯。

       第二,從服務類別的相似度看,雙方對“滴滴打車”的服務的具體內容并無歧義,但對服務性質所屬類別意見不同。睿馳公司認為該服務過程中包含了第35類和第38類商標中的內容,具體為整合司機和乘客的供需商務信息,通過軟件管理,利用互聯網圖像傳送和電話等通訊方式,進行信息的傳遞和發布,并通過支付平臺完成交易,且含有廣告內容。其認為以上過程均符合商業管理模式和電信類服務的特征,系其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項目。

        第35類商標分類為商業經營、商業管理、辦公事務,服務目的在于對商業企業的經營或管理提供幫助,對工商企業的業務活動或商業職能的管理提供幫助,服務對象通常為商業企業,服務內容通常包括商業管理、營銷方面的咨詢、信息提供等。睿馳公司列舉小“滴滴打車”提服務過程中的相關商業行為,或為小桔公司針對行業特點采用的經營手段,或為該公司對自身經營采取的正常管理方式,與該類商標針對的由服務企業對商業企業提供經營管理的幫助等內容并非同類。

        第38類服務類別為電信,主要包括至少能使二人之間通過感覺方式進行通訊的服務,設定范圍和內容主要為直接向用戶提供與電信相關的技術支持類服務。該類別中所稱提供電信服務需要建立大量基礎設施,并取得行業許可證。“滴滴打車”平臺需要對信息進行處理后發送給目標人群,并為對接雙方提供對方的電話號碼便于相互聯絡。上述行為與該商標類別中所稱“電信服務”明顯不同,并不直接提供源于電信技術支持類服務,在服務方式、對象和內容上均與原告商標核定使用的項目區別明顯,不構成相同或類似服務。睿馳公司所稱其商標涵蓋的電信和商務兩類商標特點,均非小桔公司服務的主要特征,而是運行方式以及商業性質的共性。

        第三,睿馳公司對其商標的實際使用情況,亦是判斷小桔公司的使用是否對其造成混淆服務來源的參考因素。睿馳公司此前主營的軟件為教育類,其經營的嘀嘀汽車網主要提供汽車行業新聞及銷售推廣;其正在開發的提供查詢違章、年檢、保險等信息和記錄,提供清洗、保養、維修等服務的車主通項目與“滴滴打車”的服務并不類似,且尚未實施,其所稱立項時間為2014年1月,當時“滴滴打車”服務已經以上線超過一年。因此,睿馳公司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其在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范圍內對注冊商標進行了商標性使用,也未在與“滴滴打車”同類服務上使用。而“滴滴打車”的圖文標識則在短期內顯著使用獲得了較高知名度和影響力,市場占有率高,擁有大量用戶。從兩者使用的實際情形,亦難以構成混淆。

       此外,“滴滴打車”軟件的上線時間為2012年9月9日,睿馳公司商標的批準時間為2013年11月和2014年7月,均晚于小桔公司圖文標識的使用時間。同時考慮 “滴滴打車”服務與睿馳公司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類別不同,商標本身亦存在明顯區別,其使用行為并不構成對睿馳公司的經營行為產生混淆來源的影響,法院認為小桔公司對“滴滴打車”圖文標識的使用,未侵犯睿馳公司三項注冊商標專用權,該公司的訴訟請求不能成立。

【法官解讀】:

        我國《商標法》規定,注冊商標的專用權,以核準注冊的商標和核定使用的商品為限。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屬于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亦構成侵權。在通常情形下,確認是否侵犯注冊商標的專用權,應參考被控侵權行為使用的商標或標識與注冊商標的相似度,兩者使用商品或服務的相似度,以及兩者共存是否容易引起相關公眾主觀上對來源的混淆誤認。

        在商標侵權案件中,判斷兩商標是否構成商標法意義上的近似商標,除比較兩商標標識本身是否近似,還應當綜合考慮商標的顯著性、商品或服務的類別性質、商標的實際使用情況等諸多因素。

       本案爭議的主要焦點在于“滴滴打車”服務過程中包含的通訊手段和其經營行為具有“商業性”、“管理性”的內容,與睿馳公司注冊的商標類別中的某些內容相近。但任何公司進行經營活動,均可能包含上述性質。該類商標核定使用的項目主要為對商業企業的經營或管理提供幫助,以是否具有“商業性”和“管理性”確定涉案商標覆蓋范圍的性質,不符合該類商標分類的本意。

        在發展迅速的互聯網經濟下,傳統行業開始借助移動互聯和通訊工具等開發移動應用程序,在此基礎上對傳統行業進行整合,發展不同于傳統行業的新型產業模式。“滴滴打車”項目即屬此類。在這種背景下,劃分商品和服務類別,不應僅因其形式上使用了基于互聯網和移動通訊業務產生的應用程序,就機械的將其歸為此類服務,而應從服務的整體進行綜合性判斷,不能將網絡和通信服務的使用者與提供者混為一談。

期特码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