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龍”商標在第十類上系可注冊商標
       我所委托人于2013年4月19日向商標局提出“孕龍”商標注冊申請,擬注冊商品為“避孕套;分娩褥墊;孕婦托腹帶;挖耳勺;出牙咬環;奶瓶;吸奶器;嬰兒用安撫奶嘴;奶瓶用奶嘴;口罩”。2014年3月24日,商標局以我所委托人申請注冊的第12457179號“孕龍”商標構成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直接表示了商品的功能、用途等特點,駁回了該商標的注冊申請。我所委托人不服商標局裁定,向商標評審委員會申請復審,商評委維持了商標局的駁回決定。后我所委托人于法定期限內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我方認為:“孕龍”并非固有詞匯,沒有工具書層面的確定含義,并未直接表示商品的功能、用途,只是以隱喻、暗示的手法提示商品的屬性或某一特點,需要相關公眾想象、思考和理解才能得出商品性質的結論,具有顯著性,可以區分商品來源的作用,屬可注冊商標。“孕龍”借用了這兩個字各自的美好含義,“孕”有“孕育”、“懷胎”之意,“龍”是中國古代傳說中的靈異神物,是萬獸之首,也可指代君主。“孕龍”的整體含義可理解為“孕育神龍”、“孕育君主”或“懷孕的龍”。但不論何種含義,都沒有直接表述商品的功能、用途,相關公眾也不會認為商品的功能、用途是“孕龍”。因此,“孕龍”屬于典型的可注冊暗示商標。

        經開庭審理,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支持了我方請求,認可“孕龍”商標不構成對商品功能、用途的直接表示,判決撤銷商評委之前作出的駁回復審決定,令其重新作出決定。
期特码免费公开